潘國靈

潘國靈,香港小說作家,文化評論人。

簡介 ·

所有堅固的都煙消雲散。其中,有張揚的,有隱密的,有快速的,有緩慢的,作家潘國靈以筆和鏡頭,多年來默默觀察記錄,既有回頭撿拾舊時光的,更有親歷的現在進行式,在

28/8/2016 · 那麼,為何還要寫作?潘國靈就說「寫作」是眾人之事。「特別在香港,視寫作為無用之事,創作從不受禮遇。但我想,同樣生活於城市裏的小說家,所面對的問題會反映在小

潘國靈又引用弗洛伊德提出的「詭異」(Uncanny),指 uncanny 即是 un-homy,意指人在熟悉的家鄉,遇上陌生事物,產生強烈距離的「詭異」感覺。他認為,弗洛伊德的

潘國靈:我在油街的日子 我看着它從一片茂盛小丘,逐點逐漸被夷平,至變成一片泥地

潘國靈 我要推介 已推介 取消推介 0 點 回應 (0) 我要發表 發表回應 會員回應 非會員回應 私人回應 名稱 密碼 登入並發表回應 新會員登記 取消

李歐梵教授在新著《文學改編電影》中,提到不久前到澳門講學,以「電影與文學」為題,用了一部較通俗的小說和影片《蘇絲黃的世界》為範例之一,不料大受歡迎;碰巧或

潘國靈書頁. 1,317 個讚好. 自一九九七年正式發表小說,另也遊走於不同文類,長期以教學、專欄支持創作。作品在兩岸三地發表及出版,著有: 長篇小說《寫托邦與消失咒

跟隨者: 1.4K

已經追不上時下的流行曲久矣。偶爾聽聽,或有所發現,都是「因城之名」,歌曲寫到當下社會的氛圍和處境。以往人們說流行曲以情歌為主(以至情歌氾濫),今時今日,政治

潘國靈專訪﹕文字的距離與親密 【明報專訊】當閱讀一本好書時,情感觸動,某種很私人的共鳴感在縈迴,好像作家為你在黑暗中亮了一盞微光。潘國靈的作品就是給我這種共鳴

已經追不上時下的流行曲久矣。偶爾聽聽,或有所發現,都是「因城之名」,歌曲寫到當下社會的氛圍和處境。以往人們說流行曲以情歌為主(以至情歌氾濫),今時今日,政治

潘國靈專訪﹕文字的距離與親密 【明報專訊】當閱讀一本好書時,情感觸動,某種很私人的共鳴感在縈迴,好像作家為你在黑暗中亮了一盞微光。潘國靈的作品就是給我這種共鳴

潘國靈書頁. 1.3K likes. 自一九九七年正式發表小說,另也遊走於不同文類,長期以教學、專欄支持創作。作品在兩岸三地發表及出版,著有: 長篇小說《寫托邦與消失咒

潘國靈在《悲喜劇場》中希望透過主角來反思其對人生的哲學理解,他為主角命名時,便賦予主角兩個名字,一個是由父親為主角起的名字「笑喜」,另一個是主角為自己改

3/8/2013 · 文學教授凌逾為潘國靈最新小說集《靜人活物》寫的短評題為「睿思才慧巧筆墨」,你將這七字揣在心,讀完整本書,才品出其精準。睿、思、才、慧、巧,用以形容潘國靈的人同文字,再貼切不過。 書展一年一度例行公事

15/8/2019 · 「鬼王」潘紹聰和岑日珈(Angie)最近在靈異電影《綁靈》中首度合作, 今次潘紹聰更身兼監製,笑言可用特權唔使再演類似主

(綜合報道)參觀潘國靈位於 魚涌的家,其藏書之豐是頗驚人的,多個書櫃貼牆擺放,人在屋中,就被書海環擁,「這邊是香港文學,那邊是文化研究,還有宗教哲學等等。」他

轉載自《南方都市報》「閱讀周刊社科」26.10.2008 看我們看不見的城市 潘國靈的《城市學》,以“三寫本雅明”開始。在這本主題紛繁的小書里,他自許都市浪遊人,游走于

認為自己是全身心投入書寫的潘國靈,在通過文學創作探討和思考現代的城市之外,還會

Inmedia與「i – city Festival2005」合作,由上週起讓讀者先睹為快,分四個周五轉載潘國靈和謝曉虹的中篇小說創作〈我城05〉的四個選段。由西西著作《我城》出發,新世代

3/8/2013 · 文學教授凌逾為潘國靈最新小說集《靜人活物》寫的短評題為「睿思才慧巧筆墨」,你將這七字揣在心,讀完整本書,才品出其精準。睿、思、才、慧、巧,用以形容潘國靈的人同文字,再貼切不過。 書展一年一度例行公事

潘國靈十年前踏著文化浪蕩者的腳步,走進我們的城市沿路閱讀和觀察,看我們所看不見的城市面貌,再系統地記錄和書寫,從城市空間、景觀、性、文化隱喻、微觀政治、年輕人文化、消費主義、流行符號學等不同的角度,凝住了十年前的香港風景。

潘國靈書頁。 1,322 個讚。自一九九七年正式發表小說,另也遊走於不同文類,長期以教學、專欄支持創作。作品在兩岸三地發表及出版,著有: 長篇小說《寫托邦與消失咒》(2016) 小說選集《存在之難》(2015) 短、中篇小說集《靜人活物》(2013

Inmedia與「i – city Festival2005」合作,由上週起讓讀者先睹為快,分四個周五轉載潘國靈和謝曉虹的中篇小說創作〈我城05〉的四個選段。由西西著作《我城》出發,新世代小說家潘國靈和謝曉虹透過重寫西西的人物,把歷史場景坐標在兩次七一之間,譜寫我

潘國靈 身兼文學作家、文化評論人、媒體人、自由寫作人、教育工作者、策劃編輯多重身份.現於中大新聞及傳播系、藝術學院擔任兼任講師。

為什麼要讀城?因為生之所在,長之於斯,活於其中。善變的城市,需要我們經常速讀、細讀或者深讀。多得潘國靈這位香港文化浪蕩者,近年來踏著碎碎腳步,遊走於大路小路彎路掘頭路,以迷失又清醒、投入又抽離的眼光觀

潘國靈:劉以鬯與我,半杯咖啡時光 「追夢」其實不分年紀,只爭熱忱,屬年輕的靈魂而不限於軀體。終於一個人,涉足了所有的文學範疇,說到「文學人生」,莫過於此了。

潘國靈 — 《失樂園》 今天終於買了潘國靈 — 《失樂園》。閱讀此書,切忌過份投入,否則一不留神,思緒就會被他的文字扯入失樂園之中,再被由他的文句所組成的文字獄牢牢罩住。情緒會被他的兩手完全控制著,如此深厚的功力實在使小弟五體投地

潘國靈 How long for you to be Thrown Down? 作者:潘國靈 – 一, 2004-07-19 00:00 Pessimistic, raffish, pretentious or besotted – whatever you name it, this character is simply an eternal loser. Indeed it’s rare to have these kinds of characters in movies

(抱歉小編為找以下文章,遲了發放訊息。) 陳果的《我城》將於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,引用電影節簡介:「活潑鏡頭下是西西的恬淡和堅韌,生趣和志氣。那一代有瘂弦、莫言、鄭樹森、羅卡等,這一代有董啟章、潘國靈、謝曉虹、馬世芳等」 看電影

潘國靈在發表他的第一部短篇小說集《傷城記》後,就病倒住院了。「我覺得患病是種很有趣的狀態,若需要住院的話,醫院就像是另一個生命的場地,有大量獨處的時間。現時有不少人害怕獨處,而閱讀則一

Q=橙新聞 A=潘國靈 喜歡短篇小說的可能性與實驗性 Q:可否簡單談談您的創作之路? A:我最初鐘意創作與閱讀是在中學,當時都有參加征文比賽。之前我亦有做文字工作,如填詞、作曲,在大學時期夾band、參加詞會等,但真正由一個副刊作者到寫小說是

潘國靈:劉以鬯與我,半杯咖啡時光 「追夢」其實不分年紀,只爭熱忱,屬年輕的靈魂而不限於軀體。終於一個人,涉足了所有的文學範疇,說到「文學人生」,莫過於此了。

潘國靈書頁。 1,315 個讚。自一九九七年正式發表小說,另也遊走於不同文類,長期以教學、專欄支持創作。作品在兩岸三地發表及出版,著有: 長篇小說《寫托邦與消失咒》(2016) 小說選集《存在之難》(2015) 短、中篇小說集《靜人活物》(2013

9/10/2016 · 【明報專訊】編按﹕著名香港作家潘國靈,最近發表首部長篇小說《寫托邦與消失咒》。二 七年起,與歐美作家交流:愛荷華大學「國際寫作計劃」、伊雲斯頓西北大學「國際寫作日」等,至今有作品翻譯成外文。本版訪問潘國靈,談香港人書寫

孔夫子說:「人生四十不惑」,可現代社會,四十不是人生大半而是中點之始,中年危機勃現,正是大惑之時。《男人四十》英文片名叫「July Rhapsody」—七月,正好是一年之中,春秋之間,在過渡的盛夏中突來一段熾熱的狂想曲。

擾攘多時,早前獲評為三級歷史建築物的皇都戲院終於「尋冤得雪」,令人振奮。但歷史建築以至城市記憶從不囿於評級或保育活化,懂得發掘當中的剩餘價值,才是城市得以繼續發展的基石與理據。 潘國靈在油街寫作,就是這樣的故事。

關鍵字: 潘國靈,找到 22 筆資料。 加上 作者 或 出版社 ,取得更精準的搜尋結果。 找不到你要的書嗎? 自行新增書籍 圖片 列表 寫托邦與消失咒 潘國靈 想讀

2009年,香港公共圖書館香港文學資料室曾為其舉辦文學展覽「莫『失』莫『病』:文學遊子潘國靈」;2010年為香港書展推介作家之一。2011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「年度最佳藝術家獎(文學藝術)」。2013年為香港書展「名作家講座系列」講者之一。

4.1/5(13)

潘國靈 身兼文學作家、文化評論人、媒體人、自由寫作人、教育工作者、策劃編輯多重身份.現於中大新聞及傳播系、藝術學院擔任兼任講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