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恭劭

沉痛悼念民主鬥士 吳恭劭 吳恭劭,1972年7月4日生於香港。由於自小患上罕見的先天性淋巴腺閉塞,須長期接受藥物治療,外表瘦弱蒼白。 中學畢業後,曾從事報館及文員工

曾因藐視立法會而入獄七日的四五行動成員吳恭劭(上圖)﹐因手術感染而出現腎衰竭等併發症﹐昏迷逾一周後﹐昨日以二十八歲之年與世長辭。昏迷前﹐在病榻的吳恭劭仍心繫民主

香港回歸後首宗損壞國旗爭議發生於 1998 年 1 月 1 日,男子吳恭劭及利建潤在元旦日參加支聯會舉行的遊行時,高舉破爛且塗污了的國旗及區旗被捕,罪成判自簽 4000 元及守

 · PDF 檔案

290 香港特別行政區對吳恭劭、利建潤 HCMA 563/1998;FACC 4/1999 簡略案情 1998 年 1 月 1 日,兩名答辯人吳恭劭、利建潤參與遊行,期間他們手持並展示塗污了的國旗及

人權監察就古思堯燒旗案新聞稿2013.2.7 燒旗案:終審法院須考慮區別當年吳恭劭國旗案的判決 香港人權監察對古思堯因侮辱國旗及區旗罪成判囚九個月,感到失望。尤其古思

23/7/2001 · 「 街 頭 戰 士 」 吳 恭 劭 病 逝 ( 星 島 日 報 報 道 ) 曾 因 藐 視 立 法 會 而 被 判 入 獄 的 街 頭 運 動 活 躍 分 子 吳 恭 劭 ﹐ 昨 晨 在 伊 利 沙 伯 醫 院 因 病 逝 世 ﹐ 終 年 二 十

19/2/2019 · 在高舉「自由主義」的香港,「自由」是部分人口中的神聖物,至高無上不可侵犯,而是次《國歌法》本地立法的最大爭議,非「立法損害自由,違反人權法案」的論述莫屬。不過,根據終審法院1999年對「吳恭劭國旗案」的

吳 恭 劭 生 於 小 康 之 家 , 父 親 是 退 休 公 務 員 , 三 年 前 癌 病 過 身 。 吳 與 母 親 住 在 元 朗 錦 繡 花 園 , 有 車 出 入 , 以 吳 恭 劭 的 話 說 , 自 己

15/12/1999 · 其中一名被告吳恭劭獲釋判決後 表示,將來仍然會公開表達意見,但是不會向國際法庭尋求訴訟。 BBC 中文網全部內容 繁體 簡體 相關網站 香港特區政府網頁 香港特區

紀念吳恭劭逝世9週年 http://hk.myblog.yahoo.com/lwmlung/article?mid=2892 吳恭劭自小患上罕見的先天性淋巴腺閉塞,須長期接受藥物治療。可是,他卻有關心社會、熱愛

15/12/1999 · 香港特區終審法院裁定,備受爭議的國旗及區旗條例並 沒有違反香港的基本法。 該條例訂明毀壞中國國旗及香港區旗屬刑事罪行。這項規定是在香港主權兩年前移交中國後 不久實行的。 在去年的一次示威行動中,案中兩名被告吳恭劭和利建潤塗

誠然,在1999年《吳恭劭 》案 [6] 中,社運人士並無公開做出侮辱國旗的行為,而僅是展示本身已經破洞和塗污的國旗。從上訴法庭和終審法院當時的判詞所見,當時社運人士似乎並無對他們所持的是否國旗作出爭辯。但從新聞照片

吳恭劭 自小患上罕見的先天性淋巴腺閉塞,須長期接受藥物治療。可是,他卻有關心社會、熱愛祖國的熱忱。 1995年,他加入「街坊工友服務處」,認識了龍緯汶。他們成立「Hong Kong Concerners」,並落實舉辦活動,關心社會(吳恭劭亦將之翻譯為「關

誠然,在1999年《吳恭劭》案[6]中,社運人士並無公開做出侮辱國旗的行為,而僅是展示本身已經破洞和塗污的國旗。從上訴法庭和終審法院當時的判詞所見,當時社運人士似乎並無對他們所持的是否國旗作出

查看名為吳劭群的用戶個人檔案。加入 Facebook,與吳劭群及其他你可能認識的朋友聯絡。Facebook 讓人們盡情分享,將這個世界變得更開闊、聯繫更緊密。

1998年,吳恭劭和利建潤參加元旦遊行,展示塗污了的國旗和區旗。兩人各被控以玷污方式侮辱國旗和區旗兩項控罪,在裁判法院被判每項控罪自簽二千元、守行為十二個月。兩人經上訴後獲高等法院撤銷定罪,港府向終審法院上訴。

紀念吳恭劭逝世9 週年 胡錦濤親自讚成民主黨方案 Happy birthday to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民族互動鼓樂圈已順利完成 食物銀行與明愛探

《基本法》案例資料庫 – law-27-case-3.html 基本法條文 – 第二十七條 申請人 香港特別行政區 答辯人 吳恭劭、利建潤 法院案件編號 HCMA 563/1998;FACC 4/1999 聆訊日期 1999年10月20至22日 宣判日期 1999年12月15日 案例簡介 自由表達權是否不受任何限制?

吴恭劭、利建润两人所违反的《国旗条例》和《区旗条例》所保护的是国旗和区旗的尊严。在1998年1月1日的游行中,两人手持的两面旗帜均被严重涂污。国旗的中央被剪掉一个圆形部分;大颗的五角黄星被涂上黑色墨水,星型图案本身更被刺穿。

1996年,他認識吳恭劭,並合創HONG KONG CONCERNERS,後因吳恭劭逝世,龍緯汶稱為紀念他而解散,將其長埋在回憶之中。2000年,他創立香港社區發展網絡,並於翌年取得慈善團體資格。2003年及2007年,他曾經參選區議會。

紀念吳恭劭逝世9 週年 胡錦濤親自讚成民主黨方案 Happy birthday to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民族互動鼓樂圈已順利完成 食物銀行與明愛探

 · PDF 檔案

“鄭松泰案”所帶出的第二個問題是,國旗在香港為何值得法律的特別保護。在香港的司法實踐 中,涉及藉侮辱國旗而進行象徵性表達的最重要判例應為終審法院於1999 年審結的“吳恭劭案”。就案情而言,該案與美國的“焚燒國旗第一案”十分相似。

有人稱吳恭劭為「小長毛」﹐因為長髮的他與「長毛」梁國雄經常在示威活動中秤不離鉈。作為一個長期病患者﹐參與各種社會運動不僅要花上時間精力﹐也賭上了他的健康﹐甚至生命。

示威常客雷玉蓮「女長毛」噚日參加元旦反董連任遊行後,突然伏喺個記者身上,大喊:「恭劭我哋嚟咗啦!」嚇咗在場嘅記者一跳,原來佢想起上年逝世的街頭戰友吳恭劭,不禁失控激動落淚。 身穿印有吳恭劭樣貌T恤的女長毛哀歎,每年除夕吳恭劭

15/12/1999 · 香港特區終審法院裁定,備受爭議的國旗及區旗條例並 沒有違反香港的基本法。 該條例訂明毀壞中國國旗及香港區旗屬刑事罪行。這項規定是在香港主權兩年前移交中國後 不久實行的。 在去年的一次示威行動中,案中兩名被告吳恭劭和利建潤塗

30/11/2016 · 吳恭劭需要自簽擔保守行為2,000元及每項罪名入獄12個月。當時吳恭劭 上訴至終審法院,然而定罪未獲撤銷,終審法院當時指出︰「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後,香港正處於一個新秩序的初期。貫徹『一國兩制』的方針極之

 · PDF 檔案

6 有用背景資料 案件 (i) 香港特別行政區對吳恭劭及利建潤 (HKSAR v. Ng Kung Siu & Another) (1992) 2 HKCFAR 442 (ii) 梁國雄及其他人對香港特別行政區 (Leung Kwok Hung & Others v. HKSAR) FACC Nos. 1&2/2005 (iii) 梁國雄及其他人對香港特別行政區 (Leung Kwok Hung & Others v.

【本報訊】「長毛」一直予人街頭鐵漢之感覺,但昨日出席電台節目憶及已故戰友吳恭劭生前遭歧視等遭遇時,罕有地流下男兒淚;談到近日遭傳媒貼身追訪,他坦言吃不消,激動得拍枱大呼不公:「傳媒問問題,好似撩鼻屎咁,撩咗舒服啲,撩完再撩!

換言之,吳恭劭案雖然容許法律禁止玷污國旗,但並沒有容許法例禁止以任何形式侮辱國旗;相反,國旗條例若果全面依據中國國旗法立法,其禁止進行的行為廣得可以說足以構成禁止任何方式對國旗的侮辱,這已經是直接禁止言論的內容。

1998年,吳恭劭和利建潤參加元旦遊行,展示塗污了的國旗和區旗。兩人各被控以玷污方式侮辱國旗和區旗兩項控罪,在裁判法院被判每項控罪自簽二千元、守行為十二個月。兩人經上訴後獲高等法院撤銷定罪,港府向終審法院上訴。

尖沙咀五支旗杆的國旗兩度遭扯下,更被扔入海中。 港澳辦發言人形容暴徒囂張至極、喪心病狂。本港以往曾有人因為侮辱國旗被判有罪,其中一宗由終審法院作出裁決。 1998年,吳恭劭和利建潤參加元旦遊行,展示塗污了的國旗和區旗。

《康熙字典·力部·五》劭 :《唐韻》《正韻》實照切《集韻》《韻會》時照切,